全球国有石油公司开始朝着碳中和方向迈进

简介摘要:全球国有石油公司开始朝着碳中和方向迈进,据世界石油8月25日报道,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在7月底宣布将更加注重定期地披露其温室气体排放量,但给投资者留下了更多的疑问,而不是答案。该公司随后拒绝讨论为...,国际石油网

据世界石油8月25日报道,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在7月底宣布将更加注重定期地披露其温室气体排放量,但给投资者留下了更多的疑问,而不是答案。该公司随后拒绝讨论为何从4月到6月,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同比飙升了两位数。

越来越多的国有石油公司正面临来自外国股东和投资者的压力,要求跟踪并减少碳排放,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与私人控股的同行不同,这些石油公司的主要股东是政府,这使得一些风险更大或更具实验性的选择变得遥不可及。

全球风险咨询集团Control Risks全球研究副总监乔纳森伍德(Jonathan Wood)表示,国有石油公司在进行投资或业务战略调整方面的灵活性较低。例如,他们不能简单地出售高排放资产。他们的任务是最大限度地增加政府收入,并确保廉价国内能源的稳定供应。他们通常在有价格控制或其他旨在达到这些结果的措施的市场开展工作,这与国际石油公司所面临的情况非常不同。

各钻井公司面临的挑战也不尽相同,其中一些公司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远远领先于其他公司。虽然每家石油公司都有自己独特的驱动因素,但绝大多数公司的行为将取决于政府的经济和政治战略。

欧洲国家能源公司,如挪威的Equinor ASA,由于欧洲的财富和雄心勃勃的气候承诺,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名列前茅。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自两年前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也加快了步伐。该公司不仅面临来自外部投资者的压力,还得到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推动,他的2030愿景改革计划旨在使经济多样化,为后石油时代做准备。

即便如此,沙特阿美仍落后于国际石油巨头的发展步伐。彭博社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年年初,该公司将其排放量少报了50%。尽管该公司后来表示将改进报告,但在今年3月,其承认两家全资资产没有被包括在其2020年度报告的排放统计中。沙特阿美坚持只披露其控制的资产的排放量,不包括炼油厂和化工厂的多家合资企业。

与此同时,在较贫困地区,政府控制的石油生产商面临着更大的压力,需要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与国家经济需求之间取得平衡。在极少数情况下,比如哥伦比亚最近决定将一家电力传输公司出售给其国有钻井公司Ecopetrol,而该公司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这两种需求可能会同时出现。

毫无疑问,这是出于财政考虑。哥伦比亚2012年至2018年财政部长,现在的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毛里西奥·卡德纳斯(Mauricio Cardenas)表示,这是由财政部推动的,因为需要确保额外的收入以减少疫情期间激增的财政赤字。如果事情以正确的方式进行,实际上可能有助于Ecopetrol实现其净零目标。

更常见的情况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目标并没有那么协同。例如,由于公司的炼油厂缺乏从最初将原油转化为汽油过程中留下的污泥中提取清洁燃料的技术,因此也增加了高污染燃料油的产量。这个国家的炼油厂生产的汽油越多,他们需要的清洁燃料就越多。

墨西哥能源部长Rocio Nahl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当然在增加燃料,虽然打算逐步停止生产,但我并不担心,我在墨西哥中部重新配置了几家炼油厂,将于2023年完工。”

随着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要求使用污染更少的燃料,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一直在向国家公用事业公司联邦电力委员会(commission Federal de Electricidad)廉价出售燃料油,供其工厂燃烧。联邦电力委员会每天从Pemex购买约4.5万桶燃料油。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计算,将发电厂从天然气转换为燃油会多产生16%的二氧化碳。同样,在巴西,由于干旱导致水电短缺,巴国油增加了燃料油的销售。

国家石油公司也从正在剥离化石燃料业务的国际巨头手中吸收了更多的石油资产,例如墨西哥石油公司计划从荷兰皇家壳牌公司手中收购德克萨斯州的Deer Park炼油厂,该公司于5月宣布了这一计划。然而,伍德指出,如果他们被迫对外国司法管辖区的环境法规做出回应,可能会对其国内业务产生连锁反应。

并补充道:“如果你必须为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大型炼油厂报告温室气体排放,这就需要全面的机构管理能力和战略发展知识。对许多这样的公司来说,下一步不只是要弄清楚目标应该是什么,而是要如何量化和衡量这些目标,并切实改善业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uheyoujia.com/news/092O4202194.html